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霸气Boss的赎罪新娘
霸气Boss的赎罪新娘

霸气Boss的赎罪新娘 一笑奈何 著

已完结 范诺范洛

更新时间:2021-10-27 18:29:27
一笑奈何新书《霸气Boss的赎罪新娘》由一笑奈何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范诺范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范诺是孤苦伶仃的大学生,曾经受到救母之恩,替豪门办事。但是她却没有想到,毫无瓜葛五年之后却被陷害要挟成为代罪羔羊。她必须要生下一个孩子才可以救出母亲,为了家族利益。个个虎视眈眈,用母亲威胁她,咄咄逼人,字字珠心,逼着她走入地狱的边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他是不是很久没有女人了?为什么会对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起了心事?鹰莫泽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带着蛊惑,很多年后,鹰莫泽才意识到,他一直是个冷血的人,没人能打破他的底线,但是或许就是当初的这一刻沉思,让他对范诺的爱逐渐加深。

也许一开始不知道,然而当他知道那份感觉和疑惑是爱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范诺跑上楼心砰砰砰砰的狂跳。最后只能用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头。范诺走到范洛的房间将浴缸里面放了水,之后快速钻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将门给锁上。范诺靠在门上,深呼吸一口气。

范诺走到房间里面,打开电脑。无论到哪里范诺都会随身带一个电脑。范诺深呼吸了一口气将满脑子不该想的东西给甩走,打开电脑登陆了学校网站。还有一个月她就开学了,但是眼下后天妈妈就要去美国了。

范诺为难的看了看门的方向。那是鹰莫泽,是范洛的人,她不过是这个家救济的一个普通女孩子罢了。她该不该相信鹰莫泽呢?叹了口气,范诺埋头在桌子上面。到底该怎么办?如果妈妈真的去了美国了那么范家的人就可以控制住妈妈,于此来威胁她。

无语的看着电脑桌面,范诺登陆了QQ。

她不经常登录QQ,也不喜欢在QQ空间里面说一些东西。只是平常和比较熟悉的人聊天而已。范诺刚上QQ就出现了不少的死党的头像在闪烁。范诺不和不认识的人交朋友也不会加QQ,所以QQ上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点开。

会飞的鱼:死丫头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你,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奈何:家里面的一些事情而已。我在手机上面下载了软件,以后可以收集登录QQ了。

会飞的鱼:真的?那不错。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傻丫头。

范诺失笑,她经常在网络上和朋友们死党们说一些见面不会说的话,这样的感觉还不错。将QQ挂在一边,范诺打开了新学校的网站。查询了下自己班级的课程表,之后复制黏贴到word,下意识的去找水笔和纸准备抄下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面有打印机。

范诺愣了下将打印机连接到电脑打印了一份课程表。

之后将课程表放在包里面的小本子里夹好。

又上了一会儿网,范诺看了看时间。现在应该去看妈妈了。范诺收拾了下衣服背上包打开门,走到客厅鹰莫泽正在看报纸,他已经洗过澡了,但是却穿着一身睡袍。很薄的那种。范诺脚步停下转头看了看鹰莫泽。

要走的话不和鹰莫泽说一声不太好吧?可是……

想了想范诺还是走到鹰莫泽的面前:“鹰莫泽我要去看我妈妈。“

鹰莫泽将报纸给合上放在旁边的沙发上面,然后抬头看着范诺。幽深的眼眸像一眼望不穿的河流一样。范诺有些心虚。鹰莫泽的语气很平常:“也是,马上自己的妈妈要在美国,还不知道过得如何,现在去看也是合情合理。你去吧。”

范诺没离开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鹰莫泽像是老早就预料到范诺会走这一步一样,将一盘磁带放在玻璃桌子上面:“走在路上的时候听听这盘磁带。”说完鹰莫泽站起身来,一米九三的个子,宽厚的肩膀十分有气势。范诺缩了缩肩膀。

鹰莫泽微微一笑没说什么朝着楼上走。

范诺低头看了看手里面的磁带。心里沉甸甸的。鹰莫泽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感觉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但是范诺很清楚明白的知道,她是没办法把鹰莫泽当成敌人了,要是在没有知道那个事实之前或许她还可以,但是自从知道了那个可恶的范家人的计划之后她是再也不能把鹰莫泽单纯的当做一个普通的人了。

范诺是坐公交车回家的,坐下位置范诺就打开了磁带。

“爸,你真打算用那个贱-人的妈妈要挟她?”

“肯定的,只要她妈妈去了美国就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了。到时候她要是不愿意也得愿意。再说了,我了解范诺,她不会扔下她妈妈不管的。只不过是借用她的肚子生一个孩子而已。到时候孩子不还是你的?那孩子的血液里面有一般都是莫泽的血液你怕什么?”

“我觉得便宜了那个贱-人,老天对我不公平,凭什么她能怀孕生孩子,我就不能?”

“别多想女儿,体检我已经看过了。范诺的体检非常健康尤其是子-宫,如果怀孕了孩子会非常健康,本身年龄小生长发育的又好。”

“但愿吧……”

范诺震惊的听着这段对话。。范诺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就只是为了那些家产?孩子?对于范诺来说孩子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希望,可是如今却被他们当做是得到财富的工具。

一把将磁带给关掉,范诺没有任何力气去循环一遍。

鹰莫泽确实很聪明,不忙不乱,不急不缓。他料定她肯定会答应他的。她不会拿自己的妈妈开玩笑。所以他才那么淡定。范诺冷静的看着前方。这肯定是一个阴谋,她还没有那个让鹰莫泽着迷或者喜欢的地步。

鹰莫泽这样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想到范家的人的阴谋范诺就感觉到难过,为什么要这样?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和范家一竿子打不到的关系。阴谋的起源人是曾经她那样敬佩过的人的时候范诺就十分的疲倦。她什么都不想要,但是命运却老是束缚着她。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范泽却是一个如此让人失望的贪婪的人。到目前为止什么都可以都要利用。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是贞洁,是身体。可是现在范泽就好像一个夺命鬼一样朝着自己伸出双手。

范诺心里烦躁,伸手将磁带给一把装进包里。下了车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磁带给撇掉,之后狠狠的给扔到了垃圾桶。范诺气的胸膛不停的起伏。心里的那份委屈感觉突如其来。如今,因为范洛无法生育所以就要她牺牲掉自己所有的一切,身体,贞洁,幸福,名誉。这都是一辈子无法挽回的东西。

为什么要这样不公平呢?范诺蹲在地上,努力平复那些复杂的情绪。

之后范诺掏出手机拨通了鹰莫泽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鹰莫泽低沉好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想通了?”

“你真的能够让我的母亲在美国好好地?不被人控制?”

鹰莫泽低沉的笑:“我可以一个星期让你们视频通话一次,如何?更何况我何必对你母亲不好呢?”

“那我答应你……”

“可以。看望了母亲记得早点回来。”鹰莫泽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掉了。范诺听着这嘟嘟嘟嘟的声音心里闷闷的,范诺现在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鹰莫泽身上,如果说鹰莫泽不强迫她的话也许没事儿也说不定。

范诺长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收起来回了家。

回家的时候夏末还在,和自己妈妈有说有笑的。范诺心里挺欣慰的。走进去,张荣看到女儿来了,笑了:“诺诺来了?我正和夏末说你的事情呢。”

范诺走过去,握住张荣的手:“妈,你和夏末说我什么呢?一进门就看到你们笑的那么灿烂。”

夏末拍了下范诺的后背:“你妈妈特别欣慰,说我们考上了大学。有出息。”

范诺挑眉:“那是必须的,我答应了我妈一定要考上大学的。”

张荣欣慰的点头,有这样听话的女儿真的没什么可以要求的了,张荣现在就希望女儿可以每天都幸福,哪怕是再小的幸福都可以。只要有幸福就可以了。

夏末站起身:“好了,你和阿姨聊。我先走了。”

范诺点头:“辛苦你了夏末。”

“行了。”夏末摆摆手背上包拉开门走了。

张荣这才握着范诺的手:“我想过了,范家的人肯定没有好计划等着咱们。妈不强求其他的,我要你答应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范家的人要你干什么都要第一时间跟妈妈说听到了么?”

范诺点点头:“我知道。没事儿这次真的只是因为要我陪陪范家的那个老爷爷而已。”

“亏你这孩子没有抱怨。你没有责怪妈妈妈妈已经非常感动了。”张荣从旁边抽屉里面拿出个小盒子:“这是当年你外婆给我的,现在我给你。能保佑我的诺诺安全,幸福一辈子。”

范诺含着泪接过:“其实我有时候都在想,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妈妈要那么辛苦呢?妈,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后悔过?”

张荣叹了口气:“这话从何说起呢?可能也曾经后悔过,但是一岁年龄一岁人,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时候是真的没有后悔过。就是有了你,我背负着未婚先孕的罪名都没有后悔过。那时候我每天都盼望着你爸能回来。但是都没有能够盼的回来。”

范诺安静的躺在张荣的怀抱里面:“妈,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原谅我……”

“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你没告诉我?”张荣低头看着女儿。

范诺摇摇头:“没有的事情。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范诺微微一笑:“后天妈妈就要去美国了,我会找人看着你的。不让任何人欺负你……”哪怕让我付出一切。

张荣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和张荣呆了有两个多小时范诺这才回去。在回去的公交车上面范诺认真仔细而且非常冷静的思考过了。如今这步棋是非走不可的了。而她的对手就是范家的那群人。如今鹰莫泽成了她暂时的联盟国而已。

但是这步棋要如何走,最关键的还是自己。范诺做了最坏的打算,自己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如果说真的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身体的话,那么坚决不可以怀孕。范诺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从包里拿出黑色镜框眼镜戴上。

清秀的脸上和漆黑的眼睛里面都是决绝。

是范家先不放过她的,如果说真的到了无法弥补的地步的话,同归于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范诺深呼一口气。看着前方。

精致小巧的瓜子脸,白皙的肌肤。一头长到臀部的黑色发丝,大大的眼睛,狭长而浓密的睫毛。黑色的眼镜将范诺精美的五官给增添了几分古典美。到了终点站范诺下车。一个人走在回鹰莫泽家的路上。

一个人走了十分钟之后回到别墅,迎面而来的是穿戴整齐的鹰莫泽。范诺抬头看着鹰莫泽。这个男人有着其他男人没有的一切东西,英俊的五官,成熟内敛的性格,媲美欧美模特的身材,一米九三的个子。似乎这个男人没有任何一点点的缺点。

鹰莫泽看着范诺看着自己发愣,自动将她归结为接受不了那段音频。走到沙发上面将一个纸袋子扔给范诺:“给你十分钟换上。”

范诺愣了:“为什么?”

“我需要出席一场宴会,但是范洛因为身体暂时出席不了。我又没有时间去准备女伴,所以你陪我去。”鹰莫泽长话短说:“快点。来不及了。”

“我陪你不太好吧?”范诺皱眉头。

“快点。”鹰莫泽语气加重,范诺犹豫了一下想起那件事情咬咬牙拿着袋子朝着房间走去。十分钟之后范诺别扭的拉着裙摆走了出来。她没有穿过那么高的高跟鞋,虽然说是裸跟,但是还是很高。

鹰莫泽却眼前一亮。但是随即稍纵即逝。走到范诺面前,一把将范诺掩护在胸口得手给拨了下去。然后修长白皙的手指给范诺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尤其是在整理范诺胸口的领子的时候无意中碰到范诺的胸部的时候,范诺恼羞的拍掉了鹰莫泽的手。

鹰莫泽蛊惑一笑:“走吧。哦,对了。很漂亮。”

范诺在车上还是在担心。这件衣服太暴露了。大半个背都裸露在外面,裙子还没有到膝盖,最重要的是胸前也很露。都快看到了胸线了……范诺第N次转头:“我能不穿这件衣服么?”

“以前没穿过?”鹰莫泽回答的漫不经心。

范诺点头:“我哪里有机会穿这样的衣服?我能换件么?这件真的太暴露了,万一有咸猪手呢?”

“相信我。”鹰莫泽启唇一笑:“没有人敢对你做动作。”

范诺见没用也就将头给扭了回去,鹰莫泽却被她小孩子的动作给逗得无声一笑。当然鹰莫泽的笑范诺自然没有见到,她正在忧郁的担心等下要怎么办?而且她脚上的高跟鞋也是一个问题。

如果不小心扭到脚在很多人前面摔倒怎么办?

又或者不小心撞到一个人然后将酒洒到了那个人身上怎么办?

但是很显然范诺担心的那些问题都没有发生。鹰莫泽在下车的那一瞬间就进境的搂着范诺的腰部。范诺拍了几次都没有拍掉,到后来严肃的说:“你给我放手。我不是范洛!我们这样不合适!”

“忘了告诉你,因为你的身份没有公开所以在任何人面前都不可以叫我的名字。我现在搂着你。”鹰莫泽深深地看着范诺:“是最基础的礼貌。”

范诺被他这几句给噎的差点没吐血。这是什么解释?因为礼貌所以就上搂着腰?那么大街上的男人都要去一个个搂着女人们的腰这样才算礼貌?

鹰莫泽的大手十分滚烫,尤其是范诺能够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的屁股边缘上!再往下一点就上自己的屁股了!范诺心跳了些,同时又紧紧地皱着眉头,她走的很慢,而且需要将重量都依附在鹰莫泽的身上,否则的话估计下一秒她就会摔倒。

宴会上很多人,范诺朝里面看了看。还没等她自己站好四面八方的人都朝着鹰莫泽这边走来,范诺顿时觉得呼吸不够用。关键是鹰莫泽搂着她的力度加大了,鹰莫泽用各种不同的语言和外国人交流。

范诺的只会英语其他国家的语言不会,只能够无聊的站在一边。

“鹰总没有将夫人带过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范诺侧头看了看,是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嘴角带着笑意。范诺想要自己站好,但是鹰莫泽却又加了力量:“她不舒服。在家里面呢。莫总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不如你啊。这位是?”

“范诺。”

范诺心里愣了下,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鹰莫泽说自己的名字,也是第一次从鹰莫泽的嘴巴里面对别人说出自己的名字。

“范小姐真的很漂亮。范小姐没有化妆皮肤还那么好?”莫廖打量着范诺:“瓜子脸,大眼睛,黑眉毛,嘴巴小。一头乌黑的头发……果然是极品女子。”

范诺下意识的抵触那人的目光。她毕竟才十八岁,平时虽然和男生玩的很好,但是那都是学校的学生。而这个人的目光太赤-裸-裸。让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鹰莫泽一把将范诺给搂到怀抱里面:“莫总,我先告辞。”

被鹰莫泽护在怀抱里面,一直到了休息室。范诺这才叹了口气:“这都是什么人?都会那么随便的说其他人么?还一直盯着我看……”话音刚落范诺的黑色眼镜被鹰莫泽给去掉了。鹰莫泽看着范诺的五官。

范诺瞪大眼睛。

每次出现在鹰莫泽面前都是带着眼镜的,但是如今没了眼镜范诺有些不自然下意识的用手去捂住眼睛。鹰莫泽将范诺的手给拉开:“你这样很漂亮。为什么要戴眼镜呢?我不相信你是真的近视眼。”

“我是。”范诺倔强的看着鹰莫泽。黑色的琉璃珠子一样的眼睛里面闪烁着一种明亮的光芒,范诺的黑色瞳孔很大所以看着人的时候显得十分的认真。给人一种很深情的感觉。而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

鹰莫泽却感觉到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尤其是和这双眼睛四目相对的时候。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