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掌柜驾到:陛下夜夜,宿客栈
掌柜驾到:陛下夜夜,宿客栈

掌柜驾到:陛下夜夜,宿客栈 十三味 著

完结 老爹明珠

更新时间:2021-09-27 19:07:14
新书《掌柜驾到:陛下夜夜,宿客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十三味,主角老爹明珠,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陛下,这里是永福客栈,有最可口的饭菜,香醇的美酒,有最最舒适的床,柔软的枕被,最最最重要的是,有一个既不风情万种也不风骚绝代,而是疯疯癫癫满腔沸腾着鸡血鸭血狗血的掌柜老板娘,恭候光临!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乔二爷看上了永福客栈,裴老爹万分不舍,这是他半生经营的客栈,既是心血也是命根,咽不下这口气却又万般无奈。

客栈里已经住下的客人都受了惊吓,匆匆收拾包裹结账,有些老顾客也只能是叹着气安慰下老爹然后离去。

两个伙计有些难为情地来向老爹请辞,老爹叹了口气,个个都是要养家糊口的人,都要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要在这里讨生活,就不能跟乔二爷作对,不跟二爷作对,就不能再留在客栈了。

老爹对明珠道:“女大不中留,爹知道你早就想去京城了,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明珠咬着下嘴唇道:“爹,我哪也不去,你不用赶我走,我就在这里。”

翠花还在厅堂里收拾着残局,老爹挥手道:“翠花,你去找大能耐吧,那是个好男人,女人能嫁个好男人,是福气。”

翠花没停下手里的活,只是红着眼睛道:“我不走。”

翠花原是嫁过一回的女人,家在半山腰中,过门后两个月,男人上山打猎被老虎吃了,一个妇道人家过日子不容易,大雪封山的时候,是老爹把她从饥寒交迫中带出来收留在客栈中,这里就是她的家,老爹就像她的父亲,明珠就像她的妹妹,在这个时刻,她不想走。

明珠张开胳膊,抱着老爹道:“爹,你让我们走,你为什么不走?”

“这是我的根,总要有人留下来做些什么,不然这客栈跟人一样,会伤了心的。”

第二天一早,明珠问老爹道:“今天这店还开不?”

老爹坚决地说:“只要我还在,就开。能开一天就是一天。”

客栈卸下门板,开店营业。

只是没有一个客人上门。

甸子街市镇不大,乔二爷昨天砸店的消息已经传遍,没有人再会来找霉头触。更何况,乔二爷的家奴们也把盘店的风声放了出去。

谁都得罪不起乔二爷。

老爹心里的天平上,一头是乔二爷,一头是客栈,不是他想得罪乔二爷,他这把老骨头了,离了客栈还能上哪里去?

主顾们没有上门,乔二爷却再次上门了。

乔二爷踱步四处看看:“呦呵,桌椅都哪去了,来了客人,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哪行,再说,这屋子里的东西可都是我的,谁都别乱动啊。”

明珠冷眼瞅着他道:“该砸的都被你砸了,客人也都被你吓跑了,你还来做什么。”

乔二爷摇了摇头道:“你看你们把这家客栈折腾的,卫生不达标,服务不周到,菜品不新鲜.,客人不跑才怪。只是客人跑了,你们为什么不跑啊?”

明珠压住怒火道:“还有没有王法,俺们在这干了半辈子了,凭什么你说走就得走。”

乔二爷伸出两根指头从袖中捏出一纸公函:“我才是这里的主人,看清楚了,永福客栈的营业执照,县衙盖章的,人证呢,你们说,是不是?”

身后的狗腿子纷纷附和:“对,这本来就是二爷的产业。”

裴老爹他们见了这张扣着血丝拉乎的印章的纸张都蒙圈了,他们经营永福客栈多年,现在因为这张轻飘飘的纸,过往的一切就都被毅然决然的否定了。

胳膊扭不过大腿,老爹打着商量的口气道:“二爷,您行行好,小老头年过半百了,除了这客栈,没有依身之处,能不能容小老在这店中?”

乔二爷沉下脸道:“昨天的话,没听明白么,三日之内,走人。”

明珠的双眼几乎要迸出火星道:“白就是白,黑就是黑,我就不信这天下没有说理的地方。这永福客栈就是我们的,你别想把我们赶走!”

李四拉住明珠,另外两个狗腿子,一左一右架住裴老爹,乔二爷拿刀挑开他的衣服,在腹部上慢慢的划出一刀,血流了出来,滴答,滴答流淌到地板上。

乔二爷冷笑着道:“想明白了,早搬走,早了事。不然,我的人,每天都过来划一刀,到时候,怕您老身体撑不到我新店开业的那天了。”

明珠在一旁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跟你们拼了!”怒火中烧的她,一拳打在李四腮帮上,李四吐出一口带血的口水,她想冲到老爹的身边,只是始终无法靠近,狗腿子们一拥而上,将她摁倒在地上,她的脸紧贴着地板。

乔二爷手里带着血的刀子从她面前挥过,“这么个又胖又丑的丫头,我这刀子可不忍心给你割肉减肥。”

“知道什么是最痛的方式,不是自己身上。”

乔二爷的刀子反手割过老爹的肚子,又是一行鲜血,滴在明珠面前的地上,甚至溅到了她的脸上,乔二爷拿起一块布擦拭干净刀子,“伤在最亲的人身上,这样子,会不会觉得更痛一些?”

看着得意洋洋的离开的乔二爷一伙,明珠咬的下嘴唇都要出血。

老爹身上那道半圆形的长口子在流血,狼狈不堪,明珠拿衣服包住,怎么也止不住血,血再次洇透衣衫,淌到地上。

镇上的郎中怕得罪乔二爷不敢过来医治,翠花拿来些平时上山采的草药敷在伤口上才止住血。

外面飘起了大雪,还是秋天,气温忽然转凉,竟然下起了雪花。

夜深了。

明珠爬上屋顶,坐在屋脊上极目远眺。黑绿色的松林,皑皑雪山,细如钩的月亮,伸手可摘的星星。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而最熟悉的,还是永福客栈。

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她是这样的喜欢这家客栈,这家伴随她成长的客栈,依依不舍,百般留恋。

人,都是在快要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

有家的人都会恋家,在外的游子恋家乡,在家乡的人会恋老屋,这客栈就是他们的老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和老爹一样,开始留恋这样,虽然她还未曾远离,没有体验过离别的思念和伤痛。

炕桌上一盏瓦台油灯,灯里的油不多了,明珠拔下发间的簪子拨了拨灯芯,莹莹如豆的灯焰儿发着青绿的光,衬着老爹消瘦的面颊。

裴老爹把明珠叫到床前:“爹要走了,可惜什么也不能留给你。”

明珠握着老爹的手:“爹,你放心,这客栈,我一定会守住。”

老爹摇摇头:“丫头,爹最放不下心,就是你的终身大事,结婚是为了让你有个新的家,不管那个人是不是王志禄,爹希望你将来找个能保护你的人。”

“爹,我现在只想保护你,保护好永福客栈。”

老爹的眼睛似乎望向很远的地方:“知道为什么叫永福客栈么,爹是想让家人都永远幸福,让所有人永远幸福,可惜以后不能陪你了。柴收一灶烟,人活一口气。留得青山在,不怕没得烧,好孩子,要幸福下去,离开这里,去寻找你的幸福,爹在天上看着呢。”

“爹,要走,咱们一块走吧,换个地方,再开一家客栈。”

“好啊——”

裴老爹突然剧烈咳嗽起来,猛地头往后一仰,又往前一倾,明珠看见一道鲜红的血的飞瀑呼啸着飞溅出去,地面顷刻间染红了,老爹的一只手垂了下来,永远地离开了。

裴老爹的眼睛是睁着的,空洞洞的像没有星星的夜空,明珠知道,他不甘心,那可是他苦心经营了一辈子的永福客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