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萌妻怜爱情色娇
萌妻怜爱情色娇

萌妻怜爱情色娇 粉红宝宝 著

完结 夏初简逸

更新时间:2021-10-27 18:31:19
主角是夏初简逸的小说《萌妻怜爱情色娇》此文是粉红宝宝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老公,我今天不小心把你送的车给扔了。”     “车多,慢慢扔。”     “老公,我今天不小心把你家的厨房烧了。”     “厨房多,慢慢烧。”     “老公,我今天不小心把你种的花拔了。”     “花多,慢慢拔。”     “老公,我今天不小心把你公司的女秘书打了。”     “秘书多,慢慢打。”     “老公,我今天不小心把你的电脑砸了。”     “电脑多,慢慢砸。”     夏初不满地嘟嘴埋怨:“你怎么什么都多?”     男子轻笑挽过她的腰:“女人不多,就你一个。”     他,是一代人中龙凤,叱诧风云,容颜惊世,偏偏对她,宠爱无度。     某女经常问他:“你这样把我宠坏了怎么办?”     “坏了才好,没人要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他的眼睛盯着夏初,永远有一种让人猜不透的情愫。 他冷笑道:“夏初,我还以为,你离开我,就能活的多好,没想到越活越不像人。” 最后的最后,男子等不到女子的回答破门而出,留下一张纸条,又是简单的一个地址。 回忆结束,公车已是到了末站。感觉到公车停止不前,夏初睁开双眸看向外面。 灯火阑珊已落,外面漆黑一团。 坐了多久了?都够她把半个月的事情想个遍。 她吃力地走下车,往家的方向走。 夜太黑,路无灯,显得十分阴森恐怖。换作是以前,她肯定吓个半死,然后打死不往这里走。 可是现在,她没得选择,她能找到的房子只有这里了。 她回到她仅仅二十平米的小黑屋,打开暗黄的灯。 里面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简陋的很。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箱衣服还有小小的卫生间。 夏初第一时间躺在床上。 后知后觉,有点饿了。 她拖起疲惫的身躯随意拿起一套衣服往浴室走。 没过多久,她便顶着一张清纯甜美的小脸走出来。 头发还湿漉漉,时不时有水滴落下。 素颜的她,很美,一点不亚于化妆时。 只是化妆把她的五官刻画的更精致,而素颜的她,尽显优雅清纯的气质。 她用干毛巾轻轻擦拭着她的及腰长发。 咚咚咚。 杂密有力的敲门声传来。 “谁?”夏初边往门走边说。 这么晚了会有谁?而且她在这里也没认识多少人啊。 就在她打开门那一下。 “Suprise!”女子先是双手并列挡着自己的脸,然后打开,露出兴奋的笑脸。 夏初错愕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惊讶万分:“安……安安?” 顾安安一跳,跳到夏初旁边,挽起她的手,然后把头靠在夏初肩上,十分亲昵。 她开启碎碎念模式:“夏夏,怎么来这也不和我说声?你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知道你在这立马赶来,刚下飞机就过来你这了,以后走的话带上我,知道没有?” 夏初听了心里一暖,轻轻地说:“知道了。” 顾安安听了,满足地说:“我好饿,我们出去吃饭吧?” 夏初本来就是打算出去吃点东西的,听到顾安安的提议,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 等顾安安把行李放下后,两人一起出门。 因为太晚,很多餐厅都打烊了。她们最后去了热闹的大排档。 “以前我们初中总是偷偷跑来这种地方。”坐下后,夏初看看周围喧闹的环境,回忆起了以前,笑着冲顾安安说。 顾安安的到来,似乎给了夏初一种安全感,就像是找到归宿那样。 她和顾安安从小就是邻居,一起长大,两人从来都是无话不说,无趣不乐。 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做任何事。非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 顾安安赞同地笑眼一弯,点头嗯了一声,可是没有多说的意思,低下头吃着自己的。 这样的顾安安,是不正常的。 夏初留意到了顾安安的不同,好奇地问她:“怎么了?” 顾安安犹豫为难地看了夏初一下,最后还是问了出来:“夏夏…那个…你脖子怎么回事。” 夏初疑惑地看向自己的脖子。 天啊! 她连忙拉拉胸前的白色布料,希望遮住那红红的一片吻痕和紫紫的一片淤青,和白色的衣物格格不入。 任谁看了,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都不知道!她家洗澡的地方没镜子啊! 夏初尴尬地冲顾安安笑了笑,然后表情瞬间变成欲哭无泪。 顾安安故作严肃:“说!怎么回事?” “就是…就是…”夏初结巴,不知道要说什么。 突然,脑袋瓜一亮:“就是…吃东西。吃东西…饿了…” 然后疯狂吃起来,吃相全无,看也不敢看顾安安,就像是做坏事被抓包了一样。 “你不打算和我说吗?”看到夏初这幅模样,顾安安轻叹道。 她们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夏初顿了一下,然后停止了吃的动作。 清澈的眼眸渐变深邃,盯着顾安安认真无比。 最后,她无力地吐出三个字:“是简逸……” “什么?简逸?”顾安安错愕,不可思议地问。 夏初眨了一下眼睛,轻嗯一声。然后露出勉强的笑容:“我想喝酒,我们喝酒吧。” 顾安安看着她,然后木木地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喝上了。 夏初像是有意把自己灌醉一样,不停且仓促地喝着,酒经过喉咙,一股刺辣涌上来。 顾安安一开始还想保持清醒,等会好把这疯掉的夏初送回去,可是夏初不停地拉她。 她又是一杯倒的体质,喝了一杯就醉了,也和夏初一起喝起来,于是,两人就喝了个天昏地暗。 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了多个空酒瓶,她们的脑袋也是摇摇欲坠。 嘴上唧唧歪歪,不停地嘀咕着,没有人听到她们在嘀咕什么,也许就连她们自己也不知道。 “夏夏,把你手机给我。”顾安安向夏初伸出无力的手,强撑着脸,随时就要倒下。 夏初低着头,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不知是没有听到顾安安说话,还是不想理会。 顾安安不死心地拿起筷子用力敲在桌子上,大声嚷嚷:“夏夏!夏夏!醒醒醒醒!” 夏初像被嚷回来一样,猛地抬头,“吓?”的一声,头又无力地低下去。 “把手机给我!给我!”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夏初不耐烦地哎呀了一声,然后掏出手机递给顾安安,继续低头闭眼,陷入昏沉。 此时两人意识全无,简直就是在耍酒疯。 顾安安不停翻夏初的电话,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屏幕,寻找自己的目标,模模糊糊的样子,煞是可爱。 最后她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自己得意地笑起来。 “喂。”简逸平静低沉的声音出现。 见电话被接通,顾安安马上顶着醉意,不顾形象地开口大声喊:“简逸?你真的是简逸?” 电话那头的简逸微微蹙眉。 他本来在办公室处理一些问题,突然手机响起。 当看到手机屏幕夏初二字时,他心里是疑惑的。夏初怎么可能会给他打电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