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娇妻太惹火
重生娇妻太惹火

重生娇妻太惹火 西如月 著

连载中 顾雪安

更新时间:2021-09-27 19:05:29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娇妻太惹火》的小说,是作者西如月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安绵重生而来,由弱女变女王。   教训生父继母继女,虐待坏人恶霸,狂踩白莲花小表砸,制霸校园小渣渣。   凭借一双黄金眼,赌石无数金山起,白手起家奔大道,引得各界男神尽折腰。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怎么办,门是锁着的,我们出不去!”顾雪哭了出来! 安绵靠在她身上,眼皮轻轻抬了下,盯着一把老旧的锁头,她记得她头上有黑色发夹,摸了两下,果然摸到发夹,她用牙齿咬开。 顾雪见状,皱眉“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弄头发,我们逃不出去,等拿钱的人回来,我们就死定了?” “闭嘴!”安绵斜眼看过去,只是两个字,便让顾雪识趣的闭上嘴,呐呐的看着她,不敢再多说。 眼前这个满身血的少女,还是那个唯唯诺诺,哭哭滴滴,比她还胆小怕死的人吗? 顾雪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好恐怖!!! 安绵浑身忍的发抖,感觉血液都要凝固起来,身上的单薄短袖根本不保暖,也已经脏污的看不出颜色来,扭头看她“把你的外套脱给我!” “不要,我里面是件吊带!”顾雪抱胸,摇头拒绝。 “想出去就乖乖照做。”大夏天,她觉得冷的发抖,肯定是流血太多导致,她不能不保暖,更重要的是要及时得到救治。 顾雪抗拒的摇摇头。 安绵冷哼“你确定?” 两人对视一眼,顾雪败下阵来,她看见安绵发狠的眼神就害怕。 噘嘴,委委屈屈的脱下衣服给她穿上,她的衣服穿在安绵身上,竟然还大了。 顾雪是她跳芭蕾的,身材控制得很好,纤细轻盈,没一点多余的肉,她以为自己已经够瘦,没想到眼前的人比她更瘦弱。 安绵觉得暖和了一些,她拿着掰直的黑色发夹,对着钥匙孔捣鼓几下,脏兮兮的小脸上虚脱的汗水流淌,几次眼冒金星,差点晕过去。 捣鼓了一会儿,锁头咔嚓一声打开。 “......”顾雪目瞪口呆,仿佛见到不得了的事情。 安绵无力的靠在顾雪身上“出去!” “好!”顾雪收回震惊,架着她的手臂,打开门逃出去。 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除了里面被打晕的人,竟然还有一个男人坐在不远处的阴影中玩手机游戏。 她们之前没看见,对方戴着耳机,也没听见动静。 这会儿,她们走出去,正好打了一个照面。 粗壮的中年男人叼着汽水管子,看见站在门口的两个狼狈的女人,汽水洒了一地“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求你,放过我们,我有钱,等我逃走了,给你钱好不好?”顾雪吓得腿软,别说跑了,能站直就不出了。 “......”安绵冷峭的看了一眼粗壮的男人,若是以前的她,这样的男人十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知道两个人逃不了,安绵推了顾雪一把,指着右边的方向,道“往那边跑,找人来救我!” “你呢?”顾雪哆嗦问。 “拖着他!”安绵脸色沉了沉,拾起地上一根木棍拿在手中掂了掂“跑!” “......”顾雪站着没动,她盯着粗壮的男人朝她们走来,吓得腿软。 安绵翻了一个白眼,这个拖后腿的少女,真不让人省心“滚!” 比起粗壮男人满脸横肉,凶狠的神情,顾雪被安绵吼了一声,更加觉得心惊肉跳,不等她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跑了出去。 “想跑,两个臭丫头是找死!”男人叫嚣着去追跑的不快的顾雪。 顾雪回头看了眼,吓得加快脚步,她惜命! 安绵微微眯眼,木棍从手中飞了出去,粗壮男人猝不及防,被木棍绊住,粗壮的身体直接趴在地上,扬起一地灰尘。 安绵用尽全力,脱力的坐在地上,眼冒金星再也使不上力气,她看见已经跑远的顾雪,只希望她有点良心,找到人来救她。 粗壮男人摔了个狗吃屎,狼狈的爬起来,看着流鼻血的自己,愤怒值暴涨,没心情去追那个逃走的臭丫头,反正那边是绝路,她逃不了。 倒是眼前这个,他要好好的教训一番,否则咽不下这口气。 男人一步一步走近,安绵讥诮的扯着嘴角笑了笑,知道等待她的会是男人的怒火。 下一刻,胸前的衣服被人紧紧的揪着,满脸横肉的男人带着鼻血,怒目相视“臭丫头,欠干,竟然敢让老子流血,今天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男人说着就要扒安绵的衣服,安绵一脸放弃抵抗的神情,打消对方的警惕。 谁知道对方很谨慎,察觉她手中握着东西,掰开一看,是撬锁的发夹,若是被她看准时机刺入脖颈,男人必死无疑。 “贱人,竟敢藏凶器!”男人暴怒,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打的安绵耳鸣头晕,受伤的脑袋更疼。 她还没缓过来,就看见要把她压在身下的男人箍着她的肩膀,一柄折叠刀比在她脖子上,包扎伤口的毛巾松松垮垮的罩在她头上,遮挡大半张脸,唯独留下没受伤的眼睛,视线并未受阻。 安绵看着空中旋转的直升飞机,有种绝望时看见希望的感觉,嘴角勾起一抹无力的笑,她安绵,看样子命不该绝。 顾霄一袭黑色衬衫,黑色长裤,帅气凛冽的从直升机上下来,风吹起他的衬衫,猎猎生风,刀削般的轮廓,冷若冰霜的面容,即使戴着墨镜,也掩饰不了他眼中的寒意,让人胆颤心惊。 耳边,是无声的。 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 安绵微微眯眼,看着无声的从直升机下朝她缓缓走来,面容冷峻,神情冷然,自有一股令人胆颤的心境。 薄唇抿着一个令人寒颤的笑容,挺拔修长的身姿即使在风中,依然长身玉立。大长腿仿佛踩着冰霜,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就连她,都感觉一股寒冷。 男人的出现,让人忘记呼吸。 那不怒自威,身躯凛凛,仿佛带着无尽的冰霜寒冷而来,让人在盛夏,都能感觉到从地狱散发的气息。 安绵目不转睛的看着朝她们走来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气场强大到,连她都折服的男人,她想知晓,墨镜下那双冰冷的眼眸,是何等的动人心魄。 这样冷峻冰霜的男人,是她前所未见的。 那无形的气压,让她忘记身体的虚弱,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眼前的男人,好生魅力! 顾霄不屑的睨了眼垂死挣扎的男人,唇角一勾,冰川从嘴角漫开,他缓缓的拿下脸上的黑色墨镜,深幽寒潭般毫无温度可言的眼眸盯着男人,冰冷的嗓音传来“放了她,给你一个活着的机会!” 就连声音,都带着一股直击心灵的感觉。 安绵发现,她的耳鸣好了! 若不是没那个精力,看见他冷眸的一刹那,安绵忍不住要吹口哨,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双被撒旦亲吻的眼眸,很冷很美很迷人。 他看过来的眼神,却又温柔的不像他自己,这个男人,竟然会用这迷倒万千少女的眼神宠溺安抚的看着她。 安绵那颗冰封的少女心差点炸裂。 更不要说男人紧接着说出的仿佛安抚情人般的言语,一点都不像他看绑匪的眼神,让人没由来的便相信了他。 他说“别怕,很快带你离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