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相爱有晴天
相爱有晴天

相爱有晴天 冷歆凝 著

连载中 蔡景昕

更新时间:2020-06-14 23:16:03
《相爱有晴天》是冷歆凝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相爱有晴天》精彩章节节选:景阿希,景阿昕,只差了一个音节的两个姓名,是专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称谓,只要他们开口,便知道是在呼唤对方,独家记忆,无人可以代替。一个人是孤独,两个人是陪伴,像苜蓿草的叶片,只有相互偎依才能获得幸福。他们是这世上最了解彼此的人,也是这世上最不该相爱的人,极致的深爱和怨恨,愉悦和苦痛,如毒瘾般交替跗骨。因为爱而坚持,也因为爱而放弃,好在这世间的路千万条,他们终可以殊途同归,相爱有情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试完婚纱,肖梓琪提议去一家新开的泰国餐厅吃晚饭,老婆点菜,老公买单,实在是再幸福不过的一件事情了。景昕虽然极不自觉地当了一回电灯泡,可当看到满满一桌子美食的时候,她就自动自觉忽略了自己心里那点微不足道的内疚。

这一餐饭吃的很愉快,有人在单身汪面前秀恩爱,有人蹭免费餐大快朵颐,算是互惠互利,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吃完饭,姚铭桓就被被上司一通夺命追魂的电话,拉去了公司熬夜卖命。

华灯初上,从27楼的落地窗往外看去,正是一片灯红酒绿,花花世界,引人入胜。

姚铭桓哀怨地喝掉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杯的黑咖啡,一脸的哀怨看着自己对面的男人。

这可真是个好看的男人啊,五官好看,皮肤好看,身形更好看,居然还一点都不娘,让同为男人的姚铭桓很是挫败,忍不住在心里小小的羡慕嫉妒着,有时候甚至会忍不住YY:长成这样怎么不去抛头露面啊,相信只要他肯,保管比当JK总裁赚的多,那些什么新生代偶像男神小鲜肉的,统统都得靠边站!

不过再好看的人,看多了也就免疫了,尤其他现在的样子,一声不吭,半天了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手中的文件也已经许久没有翻过一页了,而他凝神的表情告诉姚铭桓,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些文件上了。

想到这里,姚铭桓更加油加油哀怨了:“Mr.Ternence,请问周五这么美好的夜晚,我为什么一定要陪着你,拿着HELIOS代言人合约的幌子在这里发呆啊?”

大班椅里的男人终于有了点反应,只是神情清冷的,就像他身上那一身某国际知名设计师亲手设计的黑色的裁剪得体的西装。

华服昂贵,可穿在他身上,却不见一丝骄奢,只剩清冷,生人勿近。

“怎么,你有事?”

他又在摆弄自己左手小指上的尾戒,无意识间不时折射出森森银光,而他的声音清冷,嗓音低沉且充满磁性。

姚铭桓觉得自己都快疯了,他到底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跟一个妖孽在一起考验自己的自信和耐力呀?

“你很优秀很有魅力我承认,但是老板,我快要结婚了!”

“所以呢?”

姚铭桓白眼,这话不是很明显嘛,你妨碍我陪老婆二人世界了,还用美色压榨我的劳动力,最重要的是,跟你站一起很打击我身为男人的自信心好不好!

不过这话他却是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出口的,生怕这个男人一张口就给他更大的打击。认识他这么多年,姚铭桓很清楚,落井下石什么的,谁也没有TernenceJing玩的高明。

于是姚铭桓采取迂回方案:“你看你啊,有钱,有势,有相貌,有身材,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是不是该有个佳人相伴啊?”

“你想下班?”

明明早就下班了!姚铭桓苦笑:“我老婆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吃宵夜呢。”

“吃宵夜,怎么刚刚的泰国菜没吃饱?”

姚铭桓惊:“你怎么知道的?”

Ternence摸了摸鼻子,稍稍有些嫌弃:“你身上榴莲跟咖喱的味道很浓。”

姚铭桓知道,Ternence这个人一向清冷,平时只喝水,饮食清淡的像个修道之人,甚至不用香水,也不许身边人用,最讨厌奇怪而浓重的味道。

“很浓吗?”姚铭桓连忙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好像是有点,不过这可不怪我,是你临时把我拉来加班的,我哪有时间回家换衣服啊。不晓得嘴巴里有没有哎,你也不早说,让我先找片口香糖啊。”

“你什么时候喜欢吃泰国菜了?”

姚铭桓一边找口香糖一边腹诽:“我又不是你,哪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东西能吃就行。泰国菜是我老婆跟小姨子喜欢,俩姐妹都重口味,饭桌上吃完了还不算,回家前还专门去挑了个肥硕的榴莲抱了回去。”

“你小姨子?”

“我老婆的表妹,一个很特别的小姑娘。”

“哪里特别?”

姚铭桓猛的想到了下午同景昕的对话,顿了一下才说:“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姑娘,可是却有点沧桑的感觉,她今天说了一番话,知道吗,我被吓到了。”

Ternence眼神微敛:“她说了什么?”

“重点不是她说了什么。”

“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她说她输不起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是你整了容变了性站在我面前。”

Ternence挑眉:“你说什么?”

姚铭桓立马赔笑:“我又不是真的说你整容变性喽,只是一个形容。你不知道,你们俩说输不起的时候,神情真的是太像了,还有愿得一心人,什么孤独终老也未必是贬义,我天,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你老婆呢,用词都一模一样。”

Ternence的指骨关节开始泛白:“Yao,她,叫什么名字?”

“是不是也被吓到了,哈,不亏我当时都愣了。素昧谋面的两个人居然说出几乎一模一样的话来,不过你们还是有点渊源的,她也是姓景的,景昕,据说随她离婚去家的爸爸姓。你们啊,八百年说不定就是一家。”

姚铭桓感觉自己找到了垫背的,还有些得意洋洋,谁知Ternence突然公式化地翻起面前的文件来,一副大Boss闲事勿扰的模样,语速更是迅雷难及,竟然还能字字清晰,姚铭桓听的清清楚楚的,然后悻悻地抱着一堆文件转身准备走人。

姚铭桓边往外走边在心里腹诽:JK品牌婚纱的代言人而已,至于这么火急火燎的吗,急就算了,挑来挑去还是原来的那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果然是资本家,吸血鬼!

就在姚铭桓将将离开总裁办公室的时候,Ternence突然开口叫住了他,姚铭桓回过头,发现他又保持了刚刚发呆的姿势,人虽然是慵懒地陷在大班椅之中,可是目光,却凝神在办公桌上的一张照片上。

姚铭桓也见过那张照片,那是一张四人合照,身形高大的两个男人比肩站立,容貌相似,一个是Ternence的父亲,也就是JK的创始人景铿,另一个是他的二叔,景铿的亲弟弟景锵。还有两个小孩子,大一点的男孩子根据眉眼看来,应该是Ternence的小时候,而小一点的是个女孩子,不知道是谁,偎在Ternence身边,瞧着只有六七岁,紧紧拉扯住Ternence左手的小拇指,仿佛极其依赖,又好像不敢靠近的模样。

所有人都知道,景家只有一个儿子,而这个女孩子,似乎是整个景家的禁忌。

姚铭桓问:“怎么了?”

Ternence此刻的目光,的的确确凝固在了那个穿着蓬蓬裙,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脸上:“Yao,那句一心人,不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吧。”

姚铭桓转了个弯才明白Ternence口中的她是谁:“你怎么知道不是她说的?”

希望能够初恋就相约白首,就已经是他们的奢望了,可是一心人,谈何容易?

“不是谁都敢奢望一心人的,这世上偏偏就是有一种人,卑微的只要陪伴就好,他们可以不要爱,但是,却不允许背弃,否则宁可孤独终老。”

这是什么理论?姚铭桓不解:“为什么?”

“你不会懂的。”

“可你凭什么这么确定?”

“你不信?”

Ternence终于抬起了头,眉眼之间,竟然含笑:“你要是不信,不妨去问问她。我们来赌一赌。”

姚铭桓也被挑起了斗志:“问就问,赌什么?”

Ternence想了想:“我新买的那辆车怎么样?”

“刚刚运过来的那辆德国小跑?”

“就是那辆,我要是输了,那辆车就是你的。”

姚铭桓口水都快要下来了,可转念一想又有点忐忑,这么大赌注:“那我要是输了怎么说?”

Ternence笑了:“替我约她出来,我很想,见一见特别的她。”

姚铭桓以为自己听错了:“啥?拜托,你什么时候也对女人感兴趣了,最重要的是,你很快就要订婚了,乱惹什么桃花?”

“怎么,怕我祸害你的小姨子?”

姚铭桓白眼:“你知道就好,你这个段位的,我怕小姑娘被你迷得寻死觅活。”

“她才不会。越是诱人的男人,她越会后退,甚至都不会看上一眼,决计不会上当的。”

决计不会?一向求稳镇静的Ternence什么时候也开始言之凿凿了?

姚铭桓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就要接触到大BOSS的核心机密了,可是,为什么又觉得这样不安?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